2015年3月9日 星期一

不想落伍?快看這16個最新的數位學習趨勢

原文連結

  • 你知道每個月全球有上千萬人在MOOC(大規模網路開放課程)上學習嗎?
  • 你知道台灣也已有十多萬中小學生利用「均一教育平台」進行補救教學,或是更進階的「翻轉課堂」教學嗎?
  • 當你認為手機與平板只是用來娛樂時,你知道每天有數千個學習App誕生,幫助各類的學習者,加強他們的學習體驗及效果嗎?
  • 你知道台大葉丙成老師帶領開發的PaGamO系統(用台語說「打遊戲學習」),勝過四十三個國家,四百多個團隊,獲得全球創新教學大獎,成為另一個台灣之光嗎?
學習不分老少,跨越地域,如果你還跟不上最新的數位學習趨勢,恐怕很快就要落伍了!
最近國外有人整理出16個學習趨勢(見以下清單),讓我們感到學習無所不在,也充滿驚奇。但是這些快速的應用發展也讓我們有點疑懼,不知道他們會如何改變教學現場,帶來多大的衝擊。
我從這裡羅列的趨勢中,歸納出四個特別重要的類別,他們之間也相互關聯且能並存,希望大家體會這些技術或模式帶來的影響,也能趕緊擁抱其帶來的價值。 
  1. 不斷升級的社交媒體及網頁技術
  2. 個人化/個性化的學習環境(學習工具、管道、載體等)
  3. 社交化及智慧化的學習內容管理
  4. 通過多種裝置進行學習(BYOD/帶上自己的設備)
  5. 學習內容的設計適用於多種裝置(例如PC及行動裝置)
  6. 便捷地製作數位化的教材內容
  7. 更多互動式電子書
  8. 更多直播及轉播的網路研討會
  9. 可重複使用、自由搭配的開放式教育資源
  10. MOOC(大量開放線上課程)
  11. 翻轉課堂
  12. 提升課堂學習的積極性(學生)及掌握性(老師)
  13. 遊戲式學習
  14. 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的應用
  15. 多種學習評量方式
  16. 依據大腦認知規律而設計的學習工具(旨在刺激大腦,最大化開發潛能)

一、(網路)教學模式的革新

MOOC的風潮已經有目共睹,它不僅在技術上發揮了網路的精準、隨選、互動、社群、以及數據分析等特性,也由於參與團體的豐富化(政府、教育機構、廠商、非盈利組織等),已經快速建立生態體系,有取代傳統教學形式、甚至學位制度的趨勢。
以台灣的中小學MOOC當作例子,一年前「誠致基金會」營運的「均一教育平台」,使用的學生大概只有一萬多人。但是當平台課程完成與課綱的串聯,且受到教育部的推薦之後,今年已快速發展到十多萬名學生使用,並且有超過500個班級的老師運用這個學習工具,了解學生的學習狀況,轉變課堂內的教學形式,特別是在補強弱勢同學的情形下頗有成效。
網路不只在個人學習上有效果,很多新的價值將從「串聯」相關社群活動以及網路訊息而產生。「語義化部落格機制」(Semantic Weblogs)過去還只是學術單位研究的領域,近年來已經有一些實用的學習平台出現。
這個學習型社群平台能把作者本身、文章內容、寫作背景、以及社群反應等所有相關訊息,有系統地擷取,不僅可提供數據分析的基礎(例如對學生參與討論的數量和品質打分數),更可能進一步提供學習者聰明的輔導建議(例如更精準的語義搜尋)。
Photo Credit:  Tess Watson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Tess Watson @ Flickr CC BY 2.0

二、 更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設計

「翻轉課堂」的核心精神就在打破單向的、權威式的、以老師教授為主的課堂模式,而讓更多學生主動投入學習,並從群體互動中產生更高,且更深度的學習效果。老師運用網路教材,以及即時互動工具(例如搭配回饋系統的平板電腦),能在進行「翻轉課堂」教學時,更精準地掌握學生(群體及個別)的學習狀況,做適當的教學調整及補強。
當每個學生開始運用多元的學習媒介時,我們就更需要一個有效整合學習工具、學習網路、以及學習記錄的系統環境。想像一下,我們從小到大所上的課、參加的比賽結果、所看過的讀書心得、以及與同學討論的過程等等,若能持續累積成一個有系統的學習資料庫(或我們成為學習履歷),再搭配聰明的搜尋及分析服務(包括與其他人的比較分析),我們是不是能經常檢視自己的學習歷程,萃取更多學習的智慧,以及發展更強的自主學習能力。
更進階的理論與技術,可以實現更為「定製化」的學習設計。例如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發展的「大腦目標教學」模式,就是依據大腦的認知規律而設計的教學模式,從六個階段的教學步驟(情緒環境、實體環境、學習設計、教學精熟、延伸應用、以及成效評估),來刺激學生大腦相應的位置,以開發學生最大的潛能。
台灣師範大學宋曜廷教授團隊多年研究,也開發出多個獨步國際,針對不同科目有大量分析基礎的學習評量及輔助系統。舉例來說,他們的系統能迅速評斷一個國小學生的閱讀理解程度,以及其中需要加強的部分,然後再推薦每個學生最適合研讀的學習教材,精準度有八成以上。這樣的工具,能幫助每一個學生有效建立個別化的學習模式,以發揮她最大的潛能。 

三、更為進化的教學/學習內容

我們學習的媒介,從紙本進化到電子格式,從書本進化到各種多媒體,學習的內容及形式不斷創新產生,都是為了創造更有效的學習體驗以及學習效果。
前面提到台灣大學開發的遊戲式學習系統「PaGamO」,就是利用時下流行的線上遊戲模式,從角色互動、佔地攻略、到寶物獎金,將學習的主導權交到學生手上,提高他們的學習動機,讓學生在樂此不疲的學習下,同時產生超越期待的學習成效。而且「PaGamO」的設計能結合不同種類的內容(以問答為主),因此也適用在不同年紀的學習,甚至在企業組織的培訓上,應用很廣泛。
而基於「擴增實境」(Augmented Reality)技術發展的學習教材,近年來更在多個領域大放異彩。國家地理雜誌之前在英國拍的3D模擬場景,能將史前恐龍、太空漫遊、海中生物、或非洲猛獸等帶進商場,跟人們進行互動,把學習的場域及體驗無限延伸。
國外有個工具叫Zooburst,能讓老師及學生快速製作「彈出式電子書」,可直接在電腦螢幕上顯現3D效果,連小學生都可以簡單上手,馳騁創意。新竹的芎林國小也利用AR技術進行自然科的生態教學,模擬觀察蝴蝶的一生,以及認識更多種類的蝴蝶。 
芎林AR-1
另外,具社群概念的平台更為普及,也伴隨更多使用者產生的內容(UGC)可當作教學教材,聰明的內容管理機制(例如 Social Curation Tools)也因應而生。在國外,許多學生利用網路剪貼平台(例如PinterestStorify)來寫作業或編數位故事。經過混合再製的網路內容,本身也能再被(快速/大量)分享及利用,這就是Web 3.0之後網路世界的無窮盡風貌。 

四、 隨時隨地的學習

最後,智慧型行動裝置帶來的衝擊我就不多說,到處都是低頭族。行動性高的工具,搭配總是連線狀態(Always Connected/On)的雲端服務,我們已經越來越能實現無所不在,且跨越裝置,無縫式的學習。
有關行動學習,我之前的文章已提到不少,歡迎大家再去參考。
終身學習的能力越來越重要,我們關注的元素也不只在內容。在學習工具的使用,以及學習形式的選擇上,也會更多元、更方便、以及更有趣。掌握了這些學習趨勢,我們還能說學習都是枯燥無味的嗎?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2015年3月4日 星期三

一宇數位科技 翻轉吧!學習

【文/楊雅筑】

情境一︰某個下午,曉莉在茶水間碰到隔壁部門的資深員工麗雅,看她一臉輕鬆準備下班的模樣,隨口問起︰妳接下來不是還有2天訓練課要上嗎?沒想到麗雅竟然笑嘻嘻地回答︰對啊,明後天都要參加公司的教育訓練課程,不用在辦公室裡接電話,那種課程喔,不用太認真啦!只要在教室裡滑滑手機就過完2天,當然樂得輕鬆!
情境二︰過了下班時間沒多久,夏琳準備收拾桌面離開辦公室,卻看見阿彰還埋在公文堆內繼續拚,忍不住說︰阿彰,你還不下班嗎?有什麼事明天再處理吧?阿彰抬起一張苦瓜臉,語帶憤怒又哀怨地說︰都是公司啦!我都要忙死了,工作做不完還被派去上課,想到堆積如山的文件,我哪有興致在那邊聽老師在台上說什麼,做不完的事我只好今天加班完成啊。
上述的狀況劇,相信不少人曾經碰過,它既是員工不敢說出口的內心戲,也是企業與人資無奈的真實心聲。嘉惠集團(knovia group)董事長喬培偉即指出︰「會有這些狀況的產生是因為,多數企業員工仍在用傳統的方式學習。」根據美國人才管理機構Bersin& Associates的調查,可發現仍有高達85%的企業用傳統的方式學習,雖然有70%的企業會採用數位線上課程的學習方式(e-learning),「但若只是把傳統教室那套教材搬到線上,根本發揮不了多大的作用,甚至更難掌握學習者的學習狀況。」

翻轉了什麼?
「讓我們先想想,企業員工用傳統的方式學習,為什麼讓人又無奈又無效?」喬培偉解釋,傳統的學習方式,不外乎以課堂老師講授為課程的中心,對於學習者而言較無吸引力,投入度當然不高;而每位學習者起步的程度與需求參差不齊,卻得接受同一套制式課程和課後測驗,也讓他們無法展現最佳學習成效,「所謂翻轉式學習,就是想顛覆這種傳統的學習方式。」
一宇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顧問吳建政說明,翻轉式學習(Flipped Learning)指的是將過去課堂授課和課後作業複習的順序倒轉過來,學習者必須先透過網絡平台、學前指引獲得應備知識之後,再於實體課堂與授課老師進行討論、提問、互動。
「其實翻轉式學習不是什麼新的點子,也不是要以e-learning、m-learning取代教師上課,更不是用看影片取代做作業就好;翻轉式學習是要讓課堂時間更有生產力與效率,啟動學習者的深層思考。因此,所謂『翻轉』指的應該是重新定義授課老師與學習者的角色。」吳建政強調,翻轉式學習的價值在於讓學習者能透過事前的學習,讓他們在實體課堂中願意更積極自主探索(inquiry)與合作(collaboration),建立同儕之間的互動學習。另外,授課老師在課堂上則有更多時間利用小組研習討論或是帶領互動式活動等方式,對學員進行教練(Coach),解決實際工作問題,而非理論方法講授;也有更高的自由度可以觀察學習者應用知識的能力,視情況給予差異化的協助。
如此一來,教室中的主角將從授課老師變成學習者,老師只是那位幕後的「導演或教練」,激發學生批判思考、問題解決、社交合作與實作創新等能力,成為以「學習者為中心」的教學模式。

社群力 延長學習成效
此外,由於翻轉式學習有別於傳統培訓模式,將課程提升至深度思辯與實際操作,增加學習者的參與度和互動性,因此,比起傳統培訓模式需要花較長的時間,並非由密集的1、2天填鴨知識方式進行,學習的方式也更多元。
「大家都知道,單一的學習活動成效會較多元學習活動效果來得差;結合不同活動,才有助於學習者擁有多元學習刺激,延長學習效果。以前我們會覺得許多學習方式在技術面上不容易達成,但現在進步的科技可以滿足更多樣化的學習需求了。」
吳建政舉例說,以一個完整規劃的教學設計體系來看,當學習者進入個人學習(如 e-learning、m-learning)、課堂研討,甚至是課後的學習成果評估等階段時,可結合學習社群互動(不論是平台內建或結合臉書、LINE、WeChat等),持續於各階段提供專家引導與經驗分享;而當學習走到工作應用階段,也能反饋至學習社群中,「我們甚至建議企業應該在為期3~6個月的課程結束後持續經營社群,讓學習成效不斷延展、擴散。」
「而且根據學習發展的研究發現,學習效果最大的其實是來自非正式的學習與社群學習,因此翻轉式的教學體系設計以非正式學習與社群學習為主體,搭配實體課程,交互學習的刺激,能不間斷延續學習,發揮翻轉式學習最佳成效。」吳建政再次補充。

【完整內容請見《能力雜誌》2015年3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