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30日 星期四

有所微有所不微 企業微課與知識管理

廖肇弘
http://blog.sina.com.cn/johnliao 
johnliontw@gmail.com
2015.6.25 
Image may contain: 1 person

前言
2000年到2005年間,互聯網泡沫後華麗轉型,知識經濟思潮澎拜,知識管理(KM)成為管理學界與實務界的顯學,各種有關知識管理學說和研究報告紛紛出爐,企業紛紛導入知識管理,設置首席知識官(CKO),希望能晉身為知識型企業,成為新經濟時代的成功典範。當時,我仍在資訊工業策進會工作,主要職務就是擔任輔導企業導入知識管理和線上學習的顧問,因而有幸能夠近距離了解許多不同產業背景的企業,同時期也發表了大量有關企業知識管理和線上學習的輔導心得與專業文章。


然而,十五年過去,幾番風雲變幻,大江東去浪淘盡,多少當時名列知識管理管理的典範公司已成歷史陳跡?多少當年引領風騷的CKO如今安在哉?

隨著幾年前企業大學的興盛一直到Web2.0的風起雲湧,每一次嶄新的話題都會為知識管理帶來創新的動能。在這十五年間,互聯網產業發展迅猛,近期「互聯網+」更將互聯網在企業與產業創新中所扮演的關鍵角色,做了最好的詮釋與定位。或許值得研究的題目很多,但今天我只想和各位朋友探討,當已然沉寂一段時間的知識管理,遇到了近來方興未艾的「企業微課」,是否會被賦予不同的生命,產生不同的詮釋,進而呈現不同的樣貌?

企業微課對知識管理的三大解放

相信大家對於微課都已不陌生,從創新的角度來說,微課其實已經不是什麼新潮的玩意兒了,透過智能手機或是Pad等移動裝置,人人都能輕易地製作微課,最近在中國,從中小學一直到中小企業或是上市公司,大家都在瘋微課,有很多單位更不約而同地舉辦微課大賽之類的活動,在在都顯示了微課市場的火熱狀況。

然而,「企業微課」,顧名思義,就是應用於企業領域的微課。或許如同我在2013年11月首度提出「企業慕課(Corporate MOOC)」八大應用模式一樣,當微課應用在企業領域時,「企業微課」就必然將與企業學習與人才發展的議題結合在一起,而不僅是原來應用在教育界的 定義或模式了。

那麼「企業微課」對於知識管理又有什麼意義呢?就我個人的觀點而言,從知識管理的角度來看,「企業微課」對於知識管理有下列三項重大的解放:第一是知識創作者或知識工作者(Knowledge Creators & Knowledge Workers)的解放,第二是知識擷取與創造工具(Knowledge Capturing & Creating Tools)的解放,第三是知識擴散流程(Knowledge Diffusing Process)的解放。

對於知識管理有些許認識的朋友,一定還記得K = (P+I) ^ S這個公式。其中Knolwedge代表知識,P代表People也就是人力資源,+通常解釋為Technology也就是科技,I是指Information也就是信息,S指得是Share也就是分享。用白話文來說,這個公式的涵義就是: “知識即是運用科技將人與信息結合,並加速分享的過程”。

先從People的角度來看,任何人只要善用工具,都可以輕鬆地製作微課,不論是領域專家(SME)、企業內部講師、或是經驗豐富的資深人員…等等,企業中每一個層級的每一位同仁,都可以扮演知識創造者的角色,都可以對企業知識資產的形塑有所貢獻,最後可達到全員知識管理或群眾知識管理(Crowd Knowledge Management)的境界。

再從+ Technology科技的角度來看,企業微課=(移動學習+非正式學習+碎片化學習)。現在各種微課製作工具其實就是最好的「知識擷取工具(Knowledge Capturing Tools)」。透過各類簡易的微課製作工具,企業可以輕鬆地將專家的知識與隱性知識,例如經驗、案例…等等快速地顯性化,並且讓同仁透過碎片化學習的方式輕鬆吸收各種知識,而這是傳統知識管理平台或系統很難達到的境界。

最後從Information和Share的角度來說,當企業微課的每一個知識點都被妥善的設計與整合後,企業微課就不僅僅是微課,而是組合成一個完整的企業知識體系架構了。而當每一個知識點與知識點之間,同仁可以自主決定學習流程或選擇知識點的進展,並且樂於相互分享時,知識擴散的流程就會以加倍的速度在企業中展開。

顯性知識與隱性知識

相信大家也都明白企業學習的70-20-10法則,90年代中期美國北卡羅來納州創意領導力中心Morgan McCall發現企業內約有70%的學習來自於工作體驗,20%的學習來自於非正式學習,只有10%來自於正式學習。企業微課,就是可將這70%工作學習以及20%非正式學習的這兩大部分,快速轉化為可以知識管理系統中可以快速傳播的知識資產。
或許我們用野中鬱次郎提出的顯性知識和隱性知識相互轉換的SECI模型會比較容易理解。野中鬱次郎認為,顯性知識和隱性知識是可以相互轉換的: 
隱性知識
顯性知識
隱性知識
社會化(意會知識
外化(概念化知識)
顯性知識
內化(操作化知識)
綜合化(系統知識)


其中,從隱性知識到隱性知識的轉化是指Socialization也就是社會化。通常指透過觀察、模仿、親身實踐….等不同的形式使隱性知識得以傳遞,例如傳統的師徒制就是最典型的方式。隱性知識到顯性知識是指Externalization也就是外部化,這是對隱性知識轉化為他人容易理解的形式,例如將經驗撰寫成案例文章、將經營理念轉化為口號標語…等等。從顯性知識到顯性知識,一般是指Combination也就是組合化,尤其是指知識擴散的過程,將零碎的顯性知識進一步系統化和體系化,將零碎的知識內容進行整併且有組織次序地表述出來。顯性知識到隱性知識的轉化通常是指Internalization也就是內部化,將企業的顯性知識轉化為企業中各成員的隱性知識,通常意味著知識在企業員工間迅速傳播與學習,員工接收新知識後可立即應用於工作中,進而創造出新的知識資產。

「企業微課」的出現,使得這四種顯性隱性知識轉化的應用有了加速創新的可能。首先,最容易理解的就是隱性知識的顯性化,透過企業微課,可將企業內資深員工的經驗或各類隱性知識顯性化,將其心得記錄下來或者以案例分享的方式來呈現,快速製作成微課的形式即可加速員工之間的學習,快速地將隱性知識顯性化;若再稍稍引導同仁對於此類微課的內容,進行深度的討論與分享,亦可使參與者融入其中,達成隱性知識隱性化的目標;而企業微課的內容,結合移動學習及學習平台快速擴散,使員工人人參與微課的學習體系中,就是顯性知識顯性化的最佳應用;最後,當企業同仁已經非常習慣透過微課的方式來學習或者解決工作中的各種問題時,顯性知識隱性化的目標也就不難達成了。

結語

從我個人到許多企業交流的經驗而言,我認為目前「企業微課」在國內仍處於發展初期,許多企業都還在探索到底微課是什麼?為什麼要導入微課?微課如何製作?基本上,我到目前為止還沒看到有哪幾家企業將「微課」和「知識管理」聯想在一起,更遑要論要將「企業微課」作為「企業知識管理」的一種創新應用模式了。

此外,記得當時我在當年一篇被轉載許多次有關知識管理的文章中提及: 『就好比三國演義中著名的赤壁之戰,最後決定勝負的關鍵,並不是哪一方的軍隊糧秣或船隻多寡,而是人才的流向與各方策士與謀略的佈局,扭轉了歷史,決定了輸贏。以古鑑今,各產業未來將面臨的極度激烈競爭環境中,知識管理的良瓠與否,對於優勝劣敗的結果,實有舉足輕重的影響。而是企業能否做好「知識管理」,與其是否能夠建置完備的「知識管理系統」,有絕對的關係。』要實踐知識管理,除了必須將企業知識管理的運作機制建構在互聯網科技的創新之外,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有關組織變革、企業文化、人才發展方面的議題。企業微課,在龐大的企業知識管理體系中,或許也只是眾多成功關鍵因素中的一部分而已。

然而,我認為企業導入微課時,不要只將微課視為一種培訓的形式,微課其實是「有所微,有所不微」的。因為微課的每一個知識點或許很微小,但以知識管理的框架來定義微課時,卻可以組合出很龐大的企業知識體系。每一個微課的教學者或學習者或許很微小,但當以知識管理體系的框架來定位所有成員時,所有參與在其中的知識工作者,都是企業最重要的人力資源,每一個人都可以是提升企業人力資本的重要引擎。

本篇文章已經獲得作者同意轉載。

2017年11月28日 星期二

微學習是什麼?如何應用於企業學習?

2017-11-28  Knovia

提到微學習,很多人腦中跳出的第一個詞很可能是碎片化學習。確實, 當下時代中我們的時間越來越碎片化,這一趨勢是催生微學習的其中一股力量.

隨著移動學習工具的普及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企業員工的學習方式也發生了改變,其中,微學習以其不受地理位置和時間的局限,內容模塊化和學習過程個性化等趨勢,被很多企業接受,並廣泛應用於員工的學習與培訓中.

為什麼微學習



1. 人類的注意力時長不如金魚
2015 年,微軟發布了一項長期研究結果稱,科技會縮短人們的注意力。在這個研究中,微軟組織了一群科學家,在2000 年到2013 年期間開展了一項關於現代科學技術對人類註意力廣度的影響的研究,發現研究中招募的志願者的平均注意力廣度已從2000 年的12 秒下降到2013 年的8 秒;同時有一個很重要的對比數據是,金魚的注意力是9 秒,換言之,在2013 年的時候,人類的注意力廣度便已經不如金魚。現在已經是2017 年,可以想見這個數據可能已經降到了7 秒甚至是6 秒。

相信各位職場人士在工作場景中肯定遇到過如下的情況,主管對下屬一再強調:講重點!沒錯,這個時代的我們越來越沒有耐心。所以在人與人溝通的過程中,我們不希望別人浪費我們的時間,能夠在最短的時間內講清楚要表達的重點,如果一段話和重點不是特別相關,就可以忽略。正是基於這樣的變化,我們的學習已經變得越來越微小化。

2. 過度的媒體使用在改變我們的認知模式

微學習是一種學習的趨勢,同時也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它具有時代的特徵。

在“微學習”這個概念產生之前,我們也有過多種嘗試,試圖讓學習的過程變得更加簡短些,從而使學習者更容易接受。但這種需求並沒有現在這般強烈和迫切,其中一個原因是耐性缺失,另一個原因是認知模式的變化。

不少研究表明,例如美國學者凱瑟琳• 海爾斯(Katherine Hayles)提出的深度注意力(Deep Attention)和超度注意力(Hyper Attention)概念,她認為媒體的過度使用從一定程度上使得我們的認知模式產生了深刻的變化。過去我們的很多學習是需要深度注意力的,但如今沉浸在社交媒體中的人會同時遇到多個吸引註意力的信息源,我們會隨時並且極其輕易地尋找到讓大腦更加興奮的事物並予以關注,提升自身對刺激的感受。

微學習的產生是科學技術、媒體消費以及認知體驗升級所帶來的必然結果,它並不是簡單地將原本枯燥的內容設計簡短即可, 而是迎合這個時代變化的產物。

什麼是微學習

1. 微學習的三層內涵

在近兩年的ATD大會上,越來越多的演講都會或多或少提到微學習Micro-learning。

目前, 美國培訓界對微學習Micro-learning 有諸多版本的定義。在眾多的定義中,美國學者Stephen Meyer在2015 年的ATD 大會上做了名為“Bite-size content and new e-learning”的演講,提出了他對微學習的定義,共有三個層面涵義:

. Bite-size,即一口即食Stephen Meyer 借用吃東西的概念,認為微學習在體量上應該是一口的分量――學習時間不要太長,但能讓學習者學到想學習的內容。

. Single Concept Learning, 即單一概念的學習。傳統意義上的學習是一個線性的程序,規定學習者一定要按照ABCDE 的邏輯順序把內容學完;然而到了微學習的領域,我們必須打破這樣的觀念。我們要相信有些人需要ABCDE 的順序進行學習,但是有些人也可能只要學習CDE 就有辦法把該學的內容學會,自己就能融會貫通。因此我們不要再糾結所謂的內容結構和邏輯順序,大量的知識堆砌不一定就是好內容。在微學習的場域中,每一次學習只針對一個單一的概念,把焦點更加聚焦於工作的核心、痛點和難點。對此,Stephen Meyer 進一步提出了微學習內容設計公式,即1 concept+1 behavior=1 outcome。可簡單解釋為,在極短的時間內告訴學員一個切中工作痛點、難點的知識點, 以支持他們更好完成工作,同時要引導學員改變相應的行為並不斷加強這個行為,如此才能最終取得一個學習的成效。

. 人類的注意力時長變短

2. 微學習與其他學習方式

隨著科技和商業環境的快速變化,企業學習的工具和方式層出不窮,特別是在線上學習E-learning 領域。而“微學習”與一些我們常有耳聞的概念――微課Micro-lecture、碎片化學習、混合式學習Blended Learning、遊戲化學習Gamification、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移動學習M-learning、用戶原創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UGC),彼此之間又有什麼樣的聯繫?

3. 微學習是企業可利用的其中一種學習方式

“微學習”不只是微課或微內容,它還包含了很多相應的學習支撐手段和實現形式, 並與當今流行的移動學習、MOOC、社會化學習、遊戲化學習等密切相關。

. 微學習與微課是緊密相關的微課是將大塊的知識經過系統地碎片化處理之後的表現形式。學習者利用自己的碎片化時間,學習這些經過體系化處理的微課,並搭配上在線測試、個人閱讀或作業等一系列其他在線學習活動的過程,就可以叫做微學習。

. 由於現在的微課可以很方便地以移動設備為載體,借助移動互聯網和社交媒體進行傳播,也可以被稱為移動學習、社會化學習。

. 在教育界和一些企業中流行的MOOC (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s,簡稱MOOC), 也是成體系的在線學習。其中的基本構成元素就是3-5 分鐘的微課,這也是微學習的其中一種表現形式。

. 混合式學習將是企業學習的標準配置現在,很多學習都是基於混合式學習的理念和模式來設計,其中的線上學習部分,大多變成了“微課”。因此, 按照特定的教學目標,將這些設計好的微課組合起來,再加上相應的線下互動、學習者激勵等因素,就構成了混合式學習項目。

. 如果在運營這些混合式學習項目的過程中,應用了一些遊戲化的思想、方法和機制,或者將其中一些內容開發成有遊戲色彩的嚴肅遊戲,以激活、保持學習者的學習動力,這便是遊戲化學習。

所以,總的來看,現在流行的很多學習方式也是相互包含或環環相扣的,是從不同的側面、維度去支持學習這件事。

4. 微學習不僅限於線上

微學習現在更多是在在線學習中得以運用,但不局限於線上的學習方式;線下微學習也是有的,它可以是一些主題聚焦且短小的沙龍分享、切磋分享,比如近來出現較多的拆書幫分享。

受到微學習趨勢的影響,現在線下微課也在發展。原先一天的線下面授,現在可能精煉至一到兩個小時;甚至通過微信群的方式,進行約一個小時的在線分享。這些都是企業學習的變革動向。

微學習現在是一個大趨勢,需要逐漸把線上、線下的學習方式整合起來,並改變傳統的學習設計理念,創造出一個稱之為“個性化的整合學習體驗”。這也是微學習未來的發展方向之一。

建立長期的微學習項目,可以幫助學習者積累知識和技能,行成良好的實踐習慣,從而將每一次的收穫有效運用於工作.





QR Code在教育訓練的應用

曾森彥/ 一宇數位科技

QR CODE 的商業應用已經非常普及,應用到教育訓練也有一段時間,QR Code是訓練服務O2O虛實整合的最佳媒介,想像一下QR在教育的應用情境,可以發揮的空間真的寬廣。

如將QR Code整合到手冊上,使用者翻開手冊關注重點,當需要完整的資訊就直接手機掃描,便能連結到虛擬的網路,獲取對應的相關的資訊。手冊的應用很多樣,如製作公司形象與新人手冊給報到新人使用;SOP手冊給技術人員使用;產品說明手冊給業務使用;面授教材手冊給上課學員複習等等。


如可以在公司電梯間張貼海報推廣課程,員工只要拿起手機,使用APP的掃描便能立即報名成功,同理可以是一場考試,或是進行問卷調查,或是一段公司推廣影片,光是一張海報加上QR就變得不一樣了!

QR Code 也可以使用在上下課打卡上,學員只要拿起手機掃一掃就能報到,這服務可以取代紙本的登錄,而且直接進到系統省去後續的人工,非常方便與有效。員工也可以擁有個人專屬的QR Code,如果集結成手冊,就可以變成專家的聯絡手冊。系統也可以給每個人一個登入QR Code,只要用手機APP QR登入就可以無痛登入系統,如此就無需再記憶系統的位置和帳密,大大提升系統使用的意願。

要讓訓練服務的O2O虛實整合有效成功,則幾個關鍵技術必須到位。 首先要有QR CODE產生的系統管理功能,能讓訓練人員輕鬆挑選想要的服務或內容,然後匯到Word來整理與美化成手冊;再來需要有安全管控,不能讓沒有權限的人或是沒有登錄的手機隨意觀看;然後是要有容易操作的QR Code 掃描方式;最後要有知識庫可以容納各式內容如影片,PDF,HTML5,問卷,考試,課程等等來和QR Code對接。

以一宇數位的產品手冊O2O虛實整合為例(下圖),五合一的設計希望能有效達成5大目標:傳遞企業理念、產品服務介紹、新人啟業上手、協助業務輔銷和提供客戶體驗QR實務。客戶收到手冊後可以直接翻閱,就能清楚一宇數位的服務,若要了解產品的競爭比較,就可以掃描QR Code,讀取PDF的完整比較檔案;要了解客戶導入案例,一樣掃描對應的QR,觀看一段由專案經理介紹或是客戶親自說明的影片。


如果您對QR Code的應用感到興趣,可以參考一宇數位的 QR Handbook方案。